农业机械 仪器仪表 机床工具 石化通用 文办设备
工程机械 重型矿山 电工电器 基  础  件 机械工业
汽车工业 食品包装 其他民用 内  燃  机 相关行业
资讯中心 产经 行业 企业 项目
产品技术 专利 会展 材料 专家
贸易摩擦 外贸 专题 标准 两化
会员 规划编制 百强 名优新
会议 专项咨询 双优 分析
黄页 研究报告 创新 出版物
首页>>销量下滑 矛盾爆发 重庆“摩帮”车企深陷泥沼

销量下滑 矛盾爆发 重庆“摩帮”车企深陷泥沼


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机经网  发布时间:2019-06-27 15:28:51  来源:中国汽车报

关键词: 力帆股份    力帆汽车    乘用车    汽车整车生产资质   

近日,力帆股份最新发布的公告显示,5月,力帆汽车乘用车销量仅为1024辆,下滑86.63%;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同比下降64.24%,仅为108辆。上月,北汽幻速发布消息称公司将被重组,或将由北汽集团接手其生产经营等事宜……曾经集体进军汽车领域的重庆“摩帮”车企,似乎迎来了造车梦的破灭期。


  近日,力帆股份最新发布的公告显示,5月,力帆汽车乘用车销量仅为1024辆,下滑86.63%;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同比下降64.24%,仅为108辆。上月,北汽幻速发布消息称公司将被重组,或将由北汽集团接手其生产经营等事宜……曾经集体进军汽车领域的重庆“摩帮”车企,似乎迎来了造车梦的破灭期。

  “摩帮”车企遭遇滑铁卢

  今年年初,北汽幻速经销商维权问题集中爆发,在位于重庆合川的北汽幻速工厂维权无果后,经销商又转战股东方,来到位于北京的北汽集团总部维权。有消息称,北汽集团将发布针对北汽幻速的重组信息,据悉重组后,北汽集团将持股37.5%,并负责生产经营,由摩托车企业银翔转型而来的北汽幻速将成为历史。事实上,北汽银翔合川工厂和幻速汽车的工厂此前几乎都处于停产状态。在经销商频繁上门要钱、员工停上社保等矛盾爆发、工厂无限期停产、经销商围堵维权等一系列问题的困扰下,银翔汽车业务实际上已经终结。

  继把乘用车生产资质转让给车和家后,力帆的造车路也逐步走向“死胡同”。有消息称,目前经营状况尚可的鑫源,已经将更多精力投放至金融市场,开始悄然转型。其实,重庆“摩帮”车企问题的爆发并非偶然。多年以来,虽然这些企业抓住了微车等低端汽车消费市场,通过低价取得了良好的销量,但是其自身问题并未解决,尤其是在产品质量上存在隐患。这些企业基本沿袭了其在摩托车领域的经营思维,用低价抢占市场,赚取利润后再寻求更好、更快赚钱的领域,并没有着眼汽车业务的长远发展。“这些企业在汽车领域几乎没有研发投入,更谈不上新车型迭代。”一位业内专家坦言,没有研发投入、不重视产品质量,在汽车市场注定“玩不转”。

  转战汽车并非因为梦想

  力帆、银翔……这些曾经重庆“摩帮”车企的主力企业,在本世纪初集体转身进入汽车领域。但从本质上看,他们并非真的有志于此,更多的只是顺势而为。重庆“摩帮”车企支撑下的中国摩托车市场尤其是重庆摩托车行业在2002年达到顶峰,产销量占据国内市场2/3,出口占据了半壁江山。当全国城市大面积“禁摩”和东南亚等主要出口市场限制中国摩托车出口时,“两轮”变“四轮”,从摩托车转战汽车则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于是,力帆、银翔、鑫源等当时重庆“摩帮”的一批企业集体转战汽车,摩托车不再是他们的主营或者惟一业务。

  2003年,力帆收购重庆北泉汽车,次年获得汽车整车生产资质,成为首家正式进军汽车业务的重庆“摩帮”车企。2006年,力帆520上市,售价7万元左右,当年销量就突破6万辆,并远销俄罗斯、埃塞俄比亚等海外市场。2011年,力帆股份汽车收入47.36亿元,首次超过摩托车业务营收,占企业总营收的54.88%。力帆的业务重心也开始向汽车业务倾斜,堪称重庆“摩帮”转战汽车业务的代表。

  2010年,银翔与在西南地区寻找生产基地的北汽集团合资组建北汽银翔,从生产北汽集团威旺汽车开始进入乘用车领域。2012年,北汽银翔建立幻速品牌,2014年,幻速S3上市,当年销量突破15万辆,抢占了7座小型SUV市场。银翔还推出了打造高端品牌比速汽车的计划,甚至有传闻称,其拿到了演员吴佩慈的投资,并将请演员黄晓明为代言人,一时风光无限。2017年4月,四川比速与南充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,建设新能源商用车研发生产项目,预计建成后,可具备年产22万套汽车核心零部件和20万台发动机的生产能力。

  鑫源在收购了胡斯瓦纳摩托车技术和其在意大利的工厂之后,还收购了意大利摩托车品牌SWM,把二者结合起来在意大利重新生产SWM摩托车,并把SWM斯威品牌引入国内作为汽车品牌,建立了斯威汽车。同时,鑫源还和沈阳金杯合作生产商用车,组建了华晨鑫源重庆汽车有限公司。

  不过,也有转型造车并不顺利的企业。2000年,隆鑫收购成都山鹿汽车,主要生产客车、特装车。但由于经营不善,2006年该企业被四川南骏汽车收购,隆鑫也退出汽车行业。2004年,宗申集团重组了安徽通宝汽车,主要生产微车。可惜,通宝汽车很快销声匿迹,宗申则转战通用航空领域。

  只想赚快钱注定要出局

  “当前车市大环境不好,企业要想生存下来必须要及时抓住市场变化。”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青看来,过去一两年,交叉型乘用车是销量下滑最为严重的一个细分市场。重庆“摩帮”车企的主要产品正是主要集中在交叉型乘用车、微型车等中低端市场,在市场急剧下滑之时,这些企业未能及时预判并做出改变,被淘汰出局也是必然结果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,这些从摩托车转战汽车制造的“摩帮”车企,把以往在摩托车领域的经营模式带到汽车领域,靠低价竞争抢占市场、内耗严重,几乎没有产品创新,在低端市场消费能力下降之时,他们自然受到很大冲击。同时,在新能源汽车成为中国汽车市场当前和未来最重要的发展方向之际,这些企业大多并没有涉足,除力帆的分时租赁项目盼达永车外,其他企业几乎没有涉足新能源汽车业务,没能抢占汽车领域的新竞争点,更难言自动驾驶、智能网联等方面的“黑科技”,产品被市场淘汰在所难免。

  “本质上,这些‘摩帮’车企并不是真正造车的企业,而是想靠造车挣快钱,他们在汽车领域挣的钱并没有留在汽车领域,用于产品研发、市场开拓等。没有技术积累和资金投入,被淘汰是必然的结果。”一位长期关注重庆汽车市场的业内专家直言,这些“摩帮”车企大多是民营企业,他们在汽车领域几乎没有投入,多年来一直靠银行借贷维持企业运营,一旦银行不再提供大力金融支持,他们自身又不投入,造车自然无法维系。

  事实上,这些企业没有在汽车领域长期投入、踏实造车的规划,无论是力帆还是银翔,都有更多的业务领域,如地产、金融甚至体育等,更多赚快钱的产业牵扯了企业的精力,汽车在某种角度上对这些企业而言并非主营业务,反而经常把汽车领域的一些收入挪作他用。以力帆为例,其把生产资质在转让给车和家之后换得了10亿元的现金收入,基本悉数挪作他用,并未继续用于造车。隆鑫早在2002年就进军房地产市场,连续5年进入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强,一度在重庆房地产产业位居前四。2004年,隆鑫还发起成立瀚华担保,其综合实力、网络布局和业务规模都位居前列,并在多个省市开设小额贷款公司,成为全国手机获得国家级金控牌照的民营企业。其在资本市场的发展已经达到新的高度,远超汽车业务。就在银翔的汽车业务达到高光时刻之际,银翔开始了疯狂拿地,开展非汽车业务,拍下超过10亿元的商品房用地,打造银翔城,包括居住、温泉娱乐组团、商贸生活综合体等。时至今日,银翔城项目与汽车业务形成鲜明对比,仍在不断推进。

  资金匮乏,造车陷入停顿。而且,在有更多的赚钱业务之后,汽车在企业集团内部不再受重视,发展自然难有起色。过去5年,力帆汽车业务的负责人换了5次,缺乏延续性。有分析指出,想要在汽车领域赚快钱的重庆“摩帮”车企,告别造车梦已成为必然,这对当今的造车新势力而言,也是一个值得深入分析、参考的案例。

(王金玉)


 


网站简介 - 本网动态 - 客户服务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联系我们

客户服务热线:010-68595642 邮箱:wmaster@mei.net.cn
声明:版权归机经网所有 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
图片 京ICP证020021号   京ICP备12001679号   京公网安备:11010202000584